Sep 30, 2009

鄭丁賢‧荷蘭街腫瘤 - an ethic or politic problem ?? let's comment it..

Just receive an article about this , hence decide to blog it out and comment it as well, original article is from 鄭丁賢‧荷蘭街腫瘤



It really a joke that , a Malaysian who spent 360Million Ringgit to buy 2 Melaka historical house  and give it as gift to Singapore Un, even maintenance of fee of the historical house is include on the 'gift' as well.

There is alot a story which i read from newspaper as well about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is asking fund to maintain
some historical building in penang but get rejected from respective central goverment department...

So are these case link ? I will leave it anyone to comment on this..:)


海峽第一華人陳禎祿最後一名在世女兒――陳金瑞女士,花了150萬新元(約馬幣360萬令吉),買了兩棟馬六甲荷蘭街老屋,送給新加坡大學,連修復費也墊了。


一般人會摸不著頭腦,奇怪這位89歲的老太太,是不是嫌錢太多,買屋送人;而且,還是送給外國大學,不是馬來亞大學,或馬六甲州政府。

會不會是老太太年紀大了,忘了馬來西亞和新加坡40年前已經分家,如今是一邊一國。

錯了!陳女士真不虧是陳禎祿後人,腦筋之清醒,心胸之恢宏,真是讓人尊敬,佩服。

作為典型海峽華人,陳女士最瞭解海峽華人的文化和文物;對荷蘭街老屋,也最有感情。

老屋不是用來養燕子,也不是觀光勝地,賺取國內外遊客的嘖嘖稱奇;老屋甚至不是用來獲取“世界文化遺產”的典當物。

真正的老屋,是一些人特有的文化,一個時代的見證,一個童年的記憶。

而這些文化、見證和記憶,已經快要湮滅,或是裹上一層廉價的商業糖衣。

不是老屋不行,而是大馬不行。

我的老友何國榮,在荷蘭街認真的經營文物館。幾年前,有人買下隔壁老屋,改了門窗,擋住陽光,把150年的老屋,改為燕屋。

燕屋的濕氣,很快的滲透隔壁的屋子;燕子的排泄物,也污染了週圍環境。

150年的瑰麗建築,成為鳥糞堆集地。

還有人買了老屋,干脆整間拆掉,用洋灰磚塊疊成燕屋,發他們的燕窩財。

也有人搭馬六甲旅遊業的順風車,把荷蘭街老屋租下或買下,找一批印尼工人將之改頭換面,“裝修”成為不倫不類的媚俗怪屋,然後開門做起遊客生意。

一條狹窄的荷蘭街,還是市內交通要道之一,車輛長驅直入,一路鳴笛嚇人,車後還有團團黑煙噴入人肺;遊客和路人閃閃躲躲,一不小心,可能被車輾過,或是掉入水溝。

荷蘭街已經患上腫瘤,但是,政府不知文物為何物,或根本不在乎,只懂得把它當成招牌,向外吹水誇耀。

如此下去,腫瘤惡化成癌症可期。

或許,我們得承認,馬來西亞人沒有能力管理自己的古蹟文物。

最好的方法,像陳金瑞女士般,把它送給外國人,就讓外國人來幫忙保護吧。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2009.09.27
Post a Comment